王柳军:没有故事的故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教育局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26日 点击数:

“我没有故事。”坐定之后,王校长有点先发制人的意思。这似乎和他的管理风格有着惊人的相似:直逼问题的内核和结果。

他有点曲解了我的意思,可能他以为的故事是催产泪腺分泌的叙事,或者是某种文艺范。

“要说故事,有那么一件,不说也罢。父亲去世第二天,我才知道。但这能算校长的故事吗?”他的故事讲述,刚刚开头,便也已结束。谁说这不是故事?上帝把悲苦降临某一个人头上时,大概没有考虑他是不是校长。但是,谁也不愿就这个悲伤的话题继续深入,场面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和尴尬。

大概他意识到了这一点,自己又捡起了话题,对他的故事进行简笔画式的描述。“父亲失联了一整天,打听所有的亲戚朋友没有结果。第二天报警后,得知有起车祸车祸致人死亡。赶到殡仪馆,打开冰棺门那一刹那,”中间顿了好长时间,语调顿时高了几分,“我父亲才六十多岁。”

“当校长一定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去年高中实施绩效工资,引起教师思想和情绪抵触,校长得承受多大压力。”又是一个只有问题和结果,没有情节和细节的故事。不,甚至连结果也显得吝啬——因为在结果不需要人们猜想的情况下,一切过程的阐释都是多余的——我猜想,这是他的故事逻辑。也终于,从他碎片和跳脱的讲述中,瞬间明白了他故事的叙述定向:一切都是为了说明“当校长一定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这个时刻,聊荣誉和成绩,乃至聊失败和教训都是显得那么的不合时宜。

我想跟他聊2008年,为学校一位罹患白血病的教师募捐的话题。“她是我们学校的计算机教师,爱人也是本校物理教师。虽说家境不算困难,但在大病前双职工家庭的经济基础是脆弱的。我帮他们在学校募捐,在社会上募捐。问题是,最后这位老师还是不治去世了。”仍然是这样,与其说他的讲的是故事,不如说他讲的是问题,尤其是他耿耿于怀的那些不够完满的问题。

恐怕他的讲述如此匆匆的原因,是手头的事情放手不下。明天高一新生就要军训了。之前跟梁丰高中合作的南京某部队,因为上级新的规定,不能继续合作。联系地方人武部,又未有结果。“辗转联系了消防部队,部队领导非常重视,主动要与学校对接工作,马上与他们见面会谈军训事项。”他准备匆匆的告别。

临走前,他递给我一份某媒体采访他的书面材料,六个问题,每个问题的回答亦如今天谈话的简洁。最后一个问题“向广大网友推荐最喜欢的一本书是什么?”,他的回答是:

唐晋主编的《大国崛起》。

分享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