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图文 |三通两平台 |动易教程 |站群管理 |天翼云盾 |张家港政务网
正文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教师书房

对话孩子

作者:电教馆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5日 点击数:

这本《对话孩子》,记录了我在加拿大从事儿童心理咨询与治疗工作十载的亲身体验,是我的经验分享。

这种写作是一种清苦的、孤独的游戏,是一个人对着电脑与自己灵魂的话,挑剔着哪些人生经验要与公众分享;这种写作是一个人的回忆,是与己脑海中的记忆储存库沟通的过程,掂量着哪些记忆值得留在纸面;这种作是一个人的享受,是自己在回味既往的酸甜苦辣,滋味无限。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地敲打键盘?为什么要在中文已被英文稀释得结结巴,难以选择词语之时来苦苦思索,埋头书写?为什么要写这些细小平凡人间琐事呢?

扪心自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好友临终前对我的叮嘱。在我犹豫要不要写书的候,他对我说:“我们都是喜欢读书的人,写本好书是积功德于社会的事。不为名利写书的人多得很。我觉得我们今天能读到这么多的好书,真感谢这些人。所以,我愿意给自己以前的愿望做奴隶。虽像是自找麻烦,也不留遗憾。”他在知晓死期行将来临之际,夜以继日地伏案写作,以极度消耗自己生元素的方式记录着他的学术思想。终于,在生命耗尽的前夕,写出了连出都很困难的沉甸甸的学术专著。他走得太快,在我还没来得及与他争论在这个年代写书的利弊,试图放写作的时候,他留下了“去做自己愿望的奴隶”的鞭策,坦然地走了。我没任何狡辩的余地,唯有坚持去做自己愿望的奴隶。

我的愿望是什么?

我曾在国内做了十多年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工作,20世纪90年代来到加拿大,又在加拿大政府下属的心理治疗机构从事了18年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工作。在漫长岁月里,我学到了许多加拿大有效的儿童咨询与心理治疗方法,由此萌发了一个巨大的愿望,我要将我的经验分享给国内的同行们。十多年来,我虽然经常回国讲课,但当人们向我索取文字资料时,我却没有。

在当学生的年代,我也曾学习过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的理论方法,练习了多种炫丽的心理治疗技巧。只是,在我的学习过程中,没有人教我那些最基本的说话技巧。一句话该如何表达,一个问题该怎样询问,怎样与一个来访者沟通,该怎样与儿童对话……这些心理咨询和治疗的基本技能并没有包括在我国内所学习的教学内容里。我到了加拿大才开始一点一点地学习与练习。

在加拿大,我们日常所做的心理治疗工作是朴实无华的,似乎没有多少“含金量”。然而,就是这种扎实朴素而又行之有效的方法,能够挽救挣扎在危机边缘的青少年,能够帮助情绪混乱的儿童走出困惑,能够平复家长痛苦不堪的情绪。

经历过中国和加拿大两种不同的宗旨和方法后,我有了要与国内同行分享感悟的冲动,有了写书的愿望。

我接待过很多很多的儿童和青少年,聆听过无数儿童的肺腑之言。孩子常在呐喊:“你们大人为什么不听我说呀?”

或者说:“别跟我爸爸妈妈说,没用的,他们不会听的,他们不会理解的。”

为什么我们大人就不能放下自己的权威,弯下身段,去聆听孩子的心声呢?倘若我们不知道怎样尊重孩子,那么孩子怎么学会尊重别人呢?

于是,我有了想把儿童的想法写出来的冲动,有了写书的愿望。

我始终相信,孩子的问题与家长有关。如果家长能学一些管教子女的方法,那将是造福于儿童的大事。一些家长自以为疼爱孩子,认为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殊不知,他们的那份“疼爱”可能是压抑孩子的桎梏,甚至可能会令他们的孩子“窒息”。某些家长的固执己见让他们的子女对我直呼:“救救我,我生不如死!”

顿时,我产生了强烈的愿望,我要写些有关子女教育问题的文章,让家长们知道孩子们的感受。

然而,动笔写作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我可以找出许多理由来推脱写书的重负,我也能挖掘无数个困难来说服自己不必那么辛苦。但我找不出一个理由来面对我好友的亡灵,我没有勇气对他说,我没能耐来做“自己愿望的奴隶”。

所以,书已写了,奴隶也做了,了却自己的一大心愿。

古代哲人朱熹说过:“论先后,知为先;论轻重,行为重。”

以行为重,我应该去实现下一个愿望了,继续做自己愿望的奴隶。

在正文之前,我必须申明,书中提及的案例都是真实的,书中人物的基本信息被掩盖或变更。这么做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了保护儿童和青少年的隐私。

另外,在加拿大,年龄在19周岁以下的人均被称为儿童。有些长得比我要高大得多的十八九周岁年轻人,他们或已上大学,或已工作,但是,我仍称他们为儿童、孩子们。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下一篇:读懂初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