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花(外国语学校)-语文:《九色鹿》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3日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陶花,本科学历,中小学一级教师,教学能手。参加工作以来,以勤恳踏实的工作作风,谦虚仁厚的人格魅力,爱生如子的博大胸怀,赢得了领导、同事及家长的肯定。多次参加公开课教学,获苏州市二等奖,市评优课一等奖,语文素养大赛一等奖。曾评为苏州市“优秀班主任”,张家港市“教育先进个人”。

点评

适“体”而教,培养良好的阅读品质

——陶花、唐灿丹执教《九色鹿》评课稿

江帆小学  吴琰

互动:你知道本节课改展示月的主题是什么?你知道主题的出处和含义吗?(江苏教育厅长葛道凯去年在《光明日报》提出的)

本次课改展示月的主题是“适合教育,协同学习”,紧跟教育改革发展的脉搏,意义深远。我以为这个主题对于我们语文阅读课教学来说,非常适合。

上海师范大学王荣生说:“好的阅读教学往往基于合适的文本解读,不那么好的阅读教学,其原因往往是不顾文体体式,采用了莫名其妙的解读方式、阅读方法。 ” 

阅读是一种文体思维,不同的文体在阅读过程中,其思维方式也是不一样的。比如,阅读诗歌需要形象思维,凭借意向及其组合形成的意境,揣摩作者的思想情感;阅读议论文需要逻辑思维,辨识观点、论据以及论证过程内在关联,判断作者的观点是否正确。你不能用一种套路、一种模式去完成所有教材的教学,也不能用读诗歌的方法读小说。学生学习教材文本实质上就是学习不同文体的阅读方法,形成相应的阅读能力。                                                                                  

   今天,很高兴看到,我们两位执教的老师,都是带着对文体的认识和研读,丢弃了传统的套路,用更合适读故事的方式,进行了教学目标、教学内容的研制,能基于学情有效尝试,进行了精彩的展示。

一、把握文体的基本特征

   教参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民间故事。更准确地说,它是来自于印度的民间故事,是一个佛经故事。佛经中包含大量的印度故事,据说是佛祖讲经时很善用生动的故事来诠释经文要义,所以佛经中有较多记载。后来伴随着印度佛教和佛经的传译进入了中国,很多进入了中国的民间文学。《九色鹿》的故事由敦煌壁画《鹿王本生》改编。故事里,释迦牟尼佛前生是一只九色鹿王,生活在印度的恒河岸边。他舍身救人却反被人出卖。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讲述着一个流传千百年的朴素道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前生的释迦牟尼未成佛,甚至未得人身,所做的事情却饱含慈悲。这样的慈悲精神也贯穿于流传千百年的佛教文化中。而在故事中,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的“贪”“嗔”“痴”,以及由此带来的烦恼和恶果。它和我们常见的民间故事一样,情节跌宕起伏,生动连贯,故事味强,有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有超自然的神奇力量,有丰富的想象。又因阐发着某种道理,又被人视作人类对自身历史的一种记忆行为。所以老百姓爱读爱听爱讲;但也有区别于一般民间故事的地方:比如,《牛郎织女》主人公一个叫牛郎、一个叫织女,泛指性明显;作为一种集体创作,在情节、主题、人物等方面有显著的类型化倾向。许多故事表达同样的主题,《牛郎织女》《白蛇转》《梁祝》《孟姜女》(适当举例)

二、探寻文体的基本价值

   教学实践中,如果我们能准确解读教材,研读此类教材的文本价值,从“文体”的视角进行教学实践,就能更好地解决“目标偏移和内容模糊”问题,有利于语文教师的“识体而教”,有利于发展学生的文体阅读思维,提高阅读的品质。

这样的故事读起来不难:情节性强,人物个性特点鲜明,故事背后的道理也容易明白,是一篇“浅文”。所以理解内容不是民间故事阅读的难点。梳理故事情节、品读人物形象、学习讲述故事、体味故事的文化价值观,可以是学习的目标。

两位老师都从民间故事的基本特点出发,研制了合适的教学内容,设定了合适的教学目标。陶花老师依托文本,以品读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为主线,引导学生走进故事情节,不断深入体会九色鹿和调大这两个善恶分明的人物形象,进而理解故事流传的价值在于惩恶扬善。她的教学目标很明确,重点很突出;唐灿丹老师则把学讲故事作为主线和目标,概括讲故事、生动讲故事、创造性讲故事。在这个过程中,带着学生梳理故事情节,体会九色鹿的形象,领会故事内含价值,线索清晰、训练点明确。她们都摒弃了面面俱到的分析,紧扣民间故事的体裁特征,选择了适当的教学内容,找准了主线,纲举目张,交给了学生阅读民间故事的方法和视角。(补充)薛法根老师有个特别经典的课例《哪吒闹海》。他就围绕“讲故事”进行了四个板块的教学:第一版块:指导朗读,了解三闹的基本情节;第二板块,学习用三句话概括故事(为何闹、如何闹、闹如何);第三板块:把一句话说成三句话,学习生动讲述故事;第四板块:不同目的立场说故事,学习转述。你们看,没有我们常规的从第一自然段出发:说说哪吒闹海的原因,从“专心治一治”读出什么?哪吒是怎样为老百姓出气的?他的机灵表现在哪里?如果所有的文本都这么学,我想学生的阅读思维,学生的大语文观是无法很好的培养的。

三、选择适切的方式路径。

了解了教什么,那么就要看教师怎么基于学情来设计有效的途径,突破教学的重难点,有效落实语言能力的训练,切实提高学生的思维品质。同题异构的研讨模式,最能让我们有所启发和触动。尤其是今天两位老师虽然都是依托民间故事的文体特点,但是能从不同的视角,(一个以讲故事为主线,一个以读人物形象为主线)采用了完全不同的学习方式,智慧地组织课堂,落实变“教课文”为“学语文”。

具体环节阐述详见教案,文稿中我就不一一写出来了,根据现场课堂情况和老师交流

先说说第一节课:陶老师的课,第一版快初谈人物形象,根据学生交流概括出善、恶;第二板块,以本为本,用学生熟悉的方式,指导批注,点拨交流,适度想象,前后勾连,让学生对调达的恶、九色鹿的善,进行了深度阅读,九色鹿是“正义和善良的化身”,调达是“卑劣和贪婪的象征”,学生对美丽和丑陋,善良与罪恶,高尚和卑劣,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由此,民间故事个性鲜明的形象深深触动了学生的情感,也实现了故事文化价值观对学生的感染和熏陶。(尤其欣赏……根据课堂实际随机说)因此,第三板块老师补充交流好不同版本的故事结局后,学生真正领会了故事的主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就是这个佛教故事的真正内涵。(插一句:也有老师受教材编排的影响,认为故事落脚点是做人要诚信,我觉得有待商榷的。)应该说,这是一堂语文训练和思维训练统一的课堂,随着教学环节的深入推进,学生的情感也跌宕起伏,感受到了民间故事的魅力。我想,以后同学们再去读民间故事,或者就会从故事主人公身上读懂这类人物的特点。

再具体说说唐灿丹老师的这堂课。我个人还是很欣赏的。(举例互动中,老师们的评价)第一版快,评论人物,感知形象。这既符合故事阅读的宗旨:感知人物形象,其实,也是一种对主要故事内容的整体把握。第二板块是借助思维导图,概括讲述故事。怎么概括情节曲折,人物关系相对复杂的故事?唐老师给了我们一个好的示范:画思维导图。并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讲清人物关系,理顺情节先后顺序。当学生很久自己画的思维导图简述故事的时候,我们发现,学生语言精当,表达流畅,完全实现了简述故事。学会了这种方法,所有语文书中的故事,都可以用思维导图的方式来概括;到这里,学生体会到了民间故事的情节曲折。

第三板块是跟着作者讲故事。这里唐老师大胆取舍,选取了矛盾冲突最强烈、人物最集中的高潮部分进行具体的指导。这个环节的指导,唐老师以语段为例子,引导学生关注故事里的画面,读好故事里的声音,体会故事中的情感。(尤其欣赏对九色鹿这段话的学习,唐老师分了几个层次进行了引导,一读,读出气愤,让学生紧扣文本语言甚至标点,读出作者的未尽之言未了之情;二读,教师比较读,让学生跳出国王是昏君的思维定式,为深入领会九色鹿的品性做铺垫;三读,结合对话场景和对象,深度研读,体会九色鹿的临危不乱,智慧高贵。)这样的研读,更好地帮助学生深度领会了九色鹿的形象。同时,也为讲好故事做了准备。第三板块也是补充了不同版本的结局,但是两位老师目的不同,陶老师是让学生发现规律,从而探寻故事内涵或道理;唐老师则是让他们明白,故事可以有想象空间,进一步为创造性讲故事做铺垫。想象是故事的基因,我觉得这个环节的设计很有必要。所以唐老师这唐课,看似清减,但是学生却在语言材料中得言得意得法,学到了很多。

结语:

“吹尽黄沙始见金”,尊重教材,善待文本,通过深入研读,准确把握编者意图,最大限度发挥文本的教学价值,是语文教师的应有姿态。教师适体而教,学生就能识体而读,获得阅读思维的提升,进而由篇而类,实现语文阅读教学的目标。

 

CopyRight @ 2018 版权所有 www.zjgedu.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