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点”带“面”,促课程“理解”

 

 

小学第一责任区3分区    顾敬炎

【案例背景】

本年度下半年,上级督导部门对督学学校进行调整,把德积小学调整到我们小学一区三分区了,为了履行督学职责,必须尽快熟悉该校。查阅统计表,我了解到:德积小学创办于1911年,1998年易地新建,现坐落于张家港市德积街道千禧路。学校占地面积近4万平方米,现开设45个教学班,在校学生1900多人。现有教职工126人。学校坚持儿童立场,确立了“厚德积学”的校训,“求真、向善、尚美”的办学理念,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儿童农场”课程。学校先后取得了江苏省“绿色学校”、苏州市“教育技术装备管理先进学校”、苏州市“小学特色文化项目建设学校”、张家港市“课程建设先进学校”等数十项荣誉称号。本学期,我们3分区确定了“师资培养、教师发展专题”专项督查,作为本区督学学校的德积小学同样接受了督查。

【案例描述】

履行督学职责,我们小学第一责任区3分区两位督学,采用实地查看、问卷调查等方式,通过定期督查(每月一次)、随机检查的方式对责任区内的德积小学进行了“师资培养、教师发展专题”专项督导并进行了工作交流,我在督学的过程中,通过深入班级,深入课堂,和老师座谈和学生交流中发现了德积小学特色课程建设中的优势以及存在的问题。

德积小学倾力打造的“儿童农场”特色课程,是以“儿童农场”资源为主、化工园区、家庭生活资源为辅的、或者说以生态农业为主向化工环保、美化生活拓展的、从劳动实践向研究性学习、生态美育深化的特色课程,采用了项目化学习模式,可以说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要更好的实施课程就要求教师有较强的课程架构和课程实施能力。事实上,德积小学的公办教师配备不足,代课老师逐年增加,目前126名教师中,有60人为自聘教师,占教师总数的47.6%。师资队伍建设的不稳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学校特色课程的有效实施。

【案例分析】

德积小学偏远的地理位置导致了它的师资配备不足,但是同时它独有的地理位置又赋予它与其他学校不同的“农场文化”特色。农场课程的打造需要具有课程建构力的教师来开展,这样的一组矛盾如何解决是值得研究的问题。我们两位督学和德积小学的领导班子一起直面困难,剖析问题,商讨解决办法,最后达成共识:关注教师培养。加强课程架构力来提升教师团队综合实力是德积小学课程建设困境突围的重要方面,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进行:

一、有效研修,提升教师课程意识

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深化实践的今天,校本课程成为培育学生创新素养的重要平台和载体。德积小学的农场课程是国家课程校本化实施的典型例子,课程成果显著,《光明日报》《中国德育》“江苏教育电视台”《苏州日报》等多家报刊媒体对学校“农场课程”乃至整个学校绿色文化建设都曾给予过相关报道。近年来,随着国家对劳动教育的重视,越来越多的学校都逐渐开设小农场,小农庄来承载学校劳动教育的实施。如果要让德积小学近2000平方米的儿童农场特色依然保持鲜明特色,学校的儿童课程建设要进行升级,从“人无我有”到“人有我优”“人优我特”的境界。

德积小学的每一位教师就是儿童农场的执行者,他们的课程意识直接影响了学校课程升级程度。学校要组织有效的研修活动,通过研修培训打开教师的眼界,提升教师的课程视野,从而影响教师的课程意识。所以德积小学成立“校本研修领导小组”,校长任组长,分管教研工作的副校校长任副组长,教务处主任、教研组长和备课组长为成员,形成了“教务处—年级组、教研组—备课组、课题组”三级研修网络。通过学校围绕儿童农场课程组织开展了多样的校本培训,通过层级负责制责任到人,用课程规划小组核心成员的每一个“点”带动德积小学整体教师“面”的发展,让德小每位教师都能扎实参加校本研修工作,取得了实实在在的研修成果,提高了教师专业化水平,促进了学校课程建设的提高。

二、搭建平台,提升教师课程执行力

为磨炼教师的基本功,学校要积极为老师们搭建多样的展示交流平台,连点成线,由线及面地推动教师课程执行力的发展。

首先是德积小学积极申报市级活动,为学校教师创造市级展示的机会。本学期,德积小学承办了市级劳动技术教师基本功比赛,学校综合实践专职教师赵亚珍老师获苏州市劳动与技术教师基本功比赛一等奖。

其次是加强区域共建优势,发挥市“智慧校园”项目学校优势。基于中兴小学、德积小学和新塍小学三所学校都是张家港市“优教智慧课堂”项目学校成员单位,可以进行小区域推进探索基于学科的“优学”课堂教学研究,夯实研究型、项目化、合作式学习研究,所以成立了基于“优教通云平台”的“优学课堂研究”学校共同体,三校联动,以“优教云”平台为依托,每月定好主题展开研讨,并在研讨课以后,依托云平台进行线上交流。(研讨课录像、小组研讨过程性资料等上传平台)在学习共同体活动中磨炼成长。

第三,挖掘跨区域合作交流,为德积小学师生寻找更广阔的磨炼舞台。本学期与苏州相城区东桥中心小学、相城区湘城小学等学校走进德积小学,在交流活动中展示学校特色,通过跨区域的交流也拓宽了德积小学的师生的视野,提升了德小师生的课程执行力,同时学校的特色课程影响力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炼和提升。

三、优化评价,激发教师发展内驱力

教师发展是学校发展的中枢系统——办一所全面发展人的学校之根本一所学校的发展来自于教师的发展,而教师的发展,需要学校建立积极有效的激励措施,形成教师发展的内驱力,面对德积小学有些老师的积极性还不够,学习的氛围还不够浓厚的状况,学校除了优化各种规章制度,更重要的是对评价措施进行了改革,打破“五唯”(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发挥教师主观能动性,对于儿童农场课程建设中的表现优秀的教师给予考核的奖励和评优评先的倾斜。在有效的激励措施下,一部分教师迅速成长起来,他们中有公办教师,也有优秀的自聘教师。2020年,有18位老师(其中自聘教师为8人)在新一轮的骨干教师评选中新评或者晋升高,其中四位老师获评张家港市学科带头人,在德积小学这样一个偏远的农村小学,这样的成长速度是非常可观的。

特色课程建设给教师带来成就感,带动教师个人的发展,而正是这无数个教师个人“点”的发展势必推动了学校课程建设“面”的变化,两者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

【案例反思】

要改变农村教师课程实施能力不足问题,除了政府部分要通力合作做到三个改变:结构不合理的改变;教育教学培训不足的改变;无法吸引教师留在农村的改变以外,还需要实实在在在提升农村教师课程理解力的路径上下功夫。

1.提高课程意识,需要“理解”

美国学科专家布鲁纳提出:“任何课程的主题都应该由发展学生的基本理解能力而确定。”其次,理解有利于教师角色的发挥。“教师的课程意识不是可有可无的,明确的课程意识支配着教师的教育理念、教育行为方式、教师角色乃至在教育中的存在方式与生活方式。”所以,课程意识直接影响教师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活动。我们知道了课程意识在教师的教学过程中具有重要的价值,也了解了知识学习离不开理解,只有理解才能保证知识的掌握,保证课程改革的顺利进行。那我们该做好哪些方面来提高教师的课程意识呢?首先要强化主体意识。用举措用奖励机制来激发课程实施中的欲望,培养敢想、敢做的课程教师。二是正确使用文本。要认识到任何有助于农村学生成长的素材都可以用来做课程资源;弄清自主课程文本资源产生过程、背景、性质和作用等;能够正确选择课程内容,组织教学。需要理解,也应当让教师对课程设计、实施和评价的理解。

2.成立研究团队,提高“理解”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教育(2010—2020年)》明确指出,要“切实缩小校际差距。建立城乡一体化的义务教育发展机制,在财政拨款、学校建设、教师配置等方面向农村倾斜”。资源配置是为了实现教育公平。教育公平是为了保障农村学生受教育机会公平。而加大农村教育的投入,既是保障农村教育基础设施等硬件的完善,也是促进课程开发、建设等教育软件的改进。在加大农村教育投入的基础上还需要为农村教师如何提高自己的课程理解力,创造良好的课程环境。而成立骨干教师科研团队应该得到重视。请来课程专家、学科专家为团队教师做课程培训。通过交流,一起制订好课程开发方案,完善课程研发系统。再由这些骨干教师研究团队去带动所有教师在实践中提高课程理解力。

3.整合课程内容,开发特色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认为:“农村教育不应该盲目地学习城市中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应该教化儿童应有的农村文化素养,形成具有农村特色的淳朴民风,否则对农村的发展有害无益。”,农村学校要建立自己的农村课程体系,要基于农村的背景与视野思考如何建设学科课程,多角度审视农村文化,挖掘农村课程资源,整合课程内容。于是,课程的开发可以积极邀请农民、学生、农村干部和退休老教师等群体参与,保证农村课程开发主体的多元性。另外要以农村学校为中心,鼓励农村学校合作参与,成立如项目学习共同体等组织,利用学科交流、远程教育、学科专家指导等形式,一起研读教材,科学地认识课程。开发培育出特色鲜明的特色课程体系。

4.培养研究型师,实践反思

“唯有对教育实践的注视,我们才能洞见作为人之生命存在和展现方式的教育活动的最迷人的内涵:唯有身处教育活动之中去体验教育实践而不是以纯粹旁观者的姿态去审视教育实践,我们才能获得教育活动最本真的认识,否则所有关于教育的知识都是外在的,都会给人以苍白、空洞、没血没肉、无人之感”。要增加教师的教育实践机会,实践有助于教师理解什么样的知识适合学生学习,什么样的教育活动能够促进学生的深层次认知,激发学生的生命活力。通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不断地在实践过程中反思总结,努力成为一名研究型教师。教师要通过反思成为研究型课程教师。反思教育现象,反思教育活动,反思个人教学,甚至反思生命、生活、生存的意义,最终让自己成为课程实践主体。布克汉姆认为:“教师拥有研究的机会,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他们将不仅能有力和迅速地推荐教学的技术,并且将使教师工作获得生命力和尊严。”这表明研究对于教师教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等具有重要价值。